主页 > 作家 > 俞平伯 >

打破中国神怪思想的一种主张—严禁阴历

  我在北京已经过了四个新年。据我观察这四年来社会上一切情状,不但没有什么更动,更没有一点进步,只是些装神弄鬼的玩意儿,偏比以前闹得格外利害。无论在茶棚,酒店,甚至于外国式的饭店,连官贵人的客厅,总可以听见什么扶乩呵,预言呵,望气呵,算命呵,种种怪话。亲友见面的时候,说话往往带些鬼气。我也不知道他们真是活见鬼呢?还是哄着小孩子玩呢?这姑且不提。就是这次,阴历的年关,辟历澎拍的声音——迎神降福的爆竹——足足闹了十几天,比往年热闹的多。这也可见得崇祀鬼神的心理,始终不变。我看见一般人讲鬼话,比讲人话还高兴;实在有点替他们难受。随便就做了这篇很短的文章。
  
  中国思想界的糊涂,本无可讳言。我们总要想法子提醒他。但这些阴陽五行的话,尽可不必同他们胡缠。他们原是闭眼乱说;我们张着眼睛的人,偏要打在一块去,未免有点可笑。譬如醉汉寻人打架,本是常事;如一个清醒的人拉着醉汉讲理,旁观的人不免要说一句:“老兄!你也醉了!”
  
  所以只要有几篇用科学方法作证的文章,去解明这些荒谬,也就可以终止讨论。我们现在实际上着手,根本划灭这种妖言,才是最切要的办法。
  
  我对于这件事提出一个意见,就是·严·禁·阴·历,——并·且·禁·止·阴·陽·合·璧·的·历·书。我晓得说出这种话来,必定要引起社会上的反对。他们反对的心理不外两种;一种以为阴历禁止不禁止都没有多大关系;急待革新的事业是很不少,这一件小小的事哪里值得提倡。还有一种以为阴历用了几千年,在习惯上很便利;陽历不过是国际间用的,究竟不适合于本国民情;所以主张禁止阴历的人,都是媚外,都是迷欧。
  
  我对以上两种话,各有一个解答。先说后边这个。历算这件事,不过推定地球绕日的时间。讲到它的体用上面,陽历尽有胜于阴历的地方,我把它分条说一说:(一)陽历每月日数有定;阴历须每年推算才能分出大建小建,应用的时候,每月必须检查。
  
  (二)陽历置闰以日计,四年一闰;阴历以月计;五年两闰,在历算上有精密粗疏的不同。
  
  (三)二十四节候,陽历有一定的日期,相差不过一二天,阴历每年无定。
  
  (四)陽历在国家预算决算表上有统一的便利;在人民方面,也免着“做长工愁到闰月”。
  
  (五)陽历通用于世界,不但国际上如此,就是个人交际上亦有同一的便利。
  
  从阴陽历体用看来,陽历只有好处。习惯本是人为的,可以更改,可以变化。如用陽历久了,只有比阴历更觉便利。不适合民情这句话,不成一个反证。并且我说陽历的完美,不过从比较上说话。欧洲近年来很有人要想另外创造一种新历;果然更能精密便利,当然要“舍旧谋新”,我一点没有固执的成见。
  
  但是这种新历还没有创造出来,我们“择善而从”,不能不用陽历,陽历的优点还有许多,我们不是天文家,也不必细细讨论了。现在我解答第一种的意见,只是为改良社会上的思想说法;我以为陽历的废兴,关于改良社会思想的事很大,请诸位不要看轻了。我主张严禁阴历有理由,因为这是中国妖魔鬼怪的策源地。我们想想中国现在种种妖妄的事,哪件不靠着阴陽五行;阴陽五行又靠着干支;干支靠着阴历。所以如严禁阴历,便不会有干支,不会有干支的阴陽五行;不啻把妖魔鬼怪的窠巢,一律打破。什么吉日哪,良辰哪,五禁哪,六忌哪,烧香哪,祭神哪,种种荒谬的事情,不禁自禁,不绝自绝。就是现在的人脑筋里忘不了妖魔的教训,鬼怪的思想,但是总不至于遗传到后来心地纯洁的青年身上去。所以我以为严禁阴历——禁止阴陽合璧的历书,——是刻不容缓的事,是打破中国几千年来神怪思想的最简截最痛快的办法。
  
  一九一九年二月五日。


     
【上一篇】:打桔子【回目录】 【下一篇】:代拟吾庐约言草稿(代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