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作家 > 纪伯伦 >

自由(先知)

 于是一个辩士说,请给我们谈自由。

 他回答说:

 在城门边,在炉火光前,我曾看见你们俯伏敬拜自己的""

 甚至于像那些囚奴,在诛戮他们的暴君之前卑屈,颂赞。

 噫,在庙宇的林中,在城堡的影里,我曾看见你们中之最自由者,把自由像枷铐似地戴上。

 我心里忧伤,因为只有那求自由的愿望也成了羁饰,你们再不以自由为标竿、为成就的

时候,你们才是自由了。

 当你们的白日不是没有牵挂,你们的黑夜也不是没有愿望与忧愁的时候,你们才是自由了。

不如说是当那些事物包围住你的生命,而你却能赤裸地无牵挂地超腾的时候,你们才是自由了。

 

 但若不是在你们了解的晓光中,折断了缝结你们昼气的锁链,你们怎能超脱你们的白日和黑夜呢?

实话说,你们所谓的自由,就是最坚牢的锁链,虽然那链环闪烁在日光中炫耀了你们的眼目。

 

 自由岂不是你们自身的碎片?你们愿意将它抛弃换得自由么?

 假如那是你们所要废除的一条不公平的法律,那法律却是你们用自己的手写在自己的额上的。

 你们虽烧毁你们的律书,倾全海的水来冲洗你们法官的额,也不能把它抹掉。

 假如那是个你们所要废黜的暴君,先看他的建立在你心中的宝座是否毁坏。

 因为一个暴君怎能辖制自由和自尊的人呢?除非他们自己的自由是专制的,他们的自尊是可羞的。

 假如那是一种你们所要抛掷的牵挂,那牵挂是你自取的,不是别人勉强给你的。

假如那是一种你们所要消灭的恐怖,那恐怖的座位是在你的心中,而不在你所恐怖的人的手里。

 

 真的,一切在你里面运行的事物,愿望与恐怖,憎恶与爱怜,追求与退避,都是永恒地互抱着。

 这些事物在你里面运行,如同光明与黑影成对地胶粘着。

 当黑影消灭的时候,遗留的光明又变成另一种光明的黑影。

这样,当你们的自由脱去他的镣铐的时候,他本身又变成更大的自由的镣铐了。

【上一篇】:苦痛(先知)【回目录】 【下一篇】:法律(先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