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古代名著 > 近思录 >

原文 卷四·存养

卷四·存养

1、或问:圣可学乎?濂溪先生曰:可。有要乎?曰:有。请问焉,曰:一为要。一者,无欲也。无欲则静,虚动直静。虚则明,明则通。动直则公,公则溥。明通公溥庶几乎!

2、伊川先生曰:始生甚微,安静而后能长。故复之象曰:"先王以至日闭关。"

3、动息节宣,以养生也。饮食衣服,以养形也。威仪行义,以养德也。推己及物,以养人也。

4、慎言语以养其德,皆饮食以养其体。事之至近而所系至大者,莫过于言语饮食也。5、"震惊百里,不丧七鬯。"临大震惧能安而不自失者,惟诚敬而已。此处震之道也。

6、人之所以不能安其止者,动于欲也。欲牵于前而求其止,不可得也。故艮之道,当"艮之背"。所见者在前而背乃背之,是所不见也。止于所不见,则无欲以乱其心,而止乃安。"不获其身",不见其身也。谓忘我也,无我则止矣。不能无我,无可止之道。"行其庭,不见其人。"庭除之间至近也。在背则虽至近不见,谓不于物也。外物不接,内欲不萌,如是而止,乃得止之道。于止为无咎也。

7、明道先生曰:若不能存养,只是说话。

8、圣贤千言万语,只是欲人将已放之心,约之使反复入身来,自能寻向上去,下学而上达也。

9、李籲问:每常遇事,即能知存之意,无事时如何存养得熟?曰:古之人,耳之于乐,目之于礼,左右起居,盘盂几杖,有铭有戒,动息皆有所养。今皆废此,独有义理之养心耳。但存此涵养意,久则自熟矣。"敬以直内",是涵养意。10、吕与叔尝言患思虑多,不能驱除。曰:此正如破屋中御寇,东面一人来未逐得,西面又一人至矣。左右前后,驱逐不暇,盖其四面空疏,盗固易入,无缘作得主定。又如虚器入水,水自然入。若以一器实之以水,置之水中,水何能入来?盖中有主则实,实则外患不能入,自然无事。

11、邢和叔言吾曹常须力。力稍不足则倦,所临事皆勉强而无诚意。接宾客语言尚可见,况临大事乎!

12、明道先生曰:学者全体此心,学虽未尽,若事物之来,不可不应。但随分限应之,虽不中不远矣。

13、"居处恭,执事敬,与人忠。"此是彻上彻下语。圣人元无二语。14、伊川先生曰:学者须敬守此心,不可急迫。当栽培深厚,涵泳于其间,然后可以自得。但急迫求之,只是私心,终不足以达道。

15、明道先生曰:"思无邪","毋不敬",只此二句,循而行之,安得有差?有差者皆由不敬不正也。

16、今学者敬而不见得,又不安者,只是心生,亦是太以敬来做事得重。此"恭而无礼则劳"也。恭者,私为恭之恭也。礼者,非礼之礼,是自然底道理也。只恭而不为自然底道理,故不自在也。须是"恭而安"。今容貌必端,言语必正者,非是道独善其身,要人道如何。只是天理合如此。本无私意,只是个循理而已。

17、今志于义理而心不安乐者,何也?此则正是剩一个助之长。虽则心"之则存,舍之则亡",然而持之太甚,便是"必有事焉而正之"也。亦须且凭去,如此者只是德孤,"德不孤,必有邻"。到德盛后,自无窒碍,左右逢其原也。

18、敬而无失,便是"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"。敬不可谓中,但敬而无失,即所以中也。19、司马子微尝作《坐忘论》,是所谓"坐驰"也。

20、伯淳昔在长安仓中间坐,见长廊柱,以意数之,已尚不疑,再数之不合,不免令人一一声言数之,乃与初数者无差。则知越著心把捉,越不定。

21、人心作主不定,正如一个翻车,流转动摇,无须臾停。所感万端,若不做一个主,怎生奈何!张天祺昔尝言自约数年,自上著,便不得思量事。不思量事后,须强把他这心来制缚。亦须寄寓在一个形象,皆非自然。君实自谓吾得术矣。只管念个中字,此又为中所系缚。且中亦何形象!有人胸中常若有两人焉。欲为善,如有恶以为之间。欲为不善,又若有羞恶之心者。本无二人,此正战之验也。持其志使气不能乱,此大可验。要之,圣贤必不害心疾。

22、明道先生曰:某写字时甚敬,非是要字好,只此是学。23、伊川先生曰:圣人不记事,所以常记得。今人忘事,以其记事。不能记事,处事不,皆出于养之不完固。

24、明道先生在澶州日修桥,少一长梁,曾博求于民间。后因出入,见林木之佳者,必起计度之心。因语以戒学者,心不可有一事。

25、伊川先生曰:入道莫如敬,未有能致知而不在敬者。今人主心不定,识心如寇贼而不可制,不是事累心,乃是心累事。当知天下无一物是合少得者,不可恶也。

26、人只有一个天理,却不能存得,更做甚人也!

27、人多思虑,不能自宁。只是做他心主不定。要作得心主定,惟是止于事。为人君止于仁之类。如舜之诛四凶。四凶已作恶,舜从而诛之,舜何与焉?人不止于事,只是揽他事,不能使物各付物。物各付物,则是役物。为五所役,则是役于物。"有五必有则",须是止于事。

28、不能动人,只是诚不至。于事厌倦,皆是无诚处。

29、静后见万物自然皆有春意。

30、孔子言仁,只说:"出门如见大宾,使民如承大祭。"看其气象,更须"心广体胖","动容周旋中礼"自然。惟慎独便是守之之法。31、圣人"修己以敬,以安百姓","笃恭而天下平"。惟上下一于恭敬,则天地自位,万物自育。气无不和,四灵何有不至?此"体信达顺"之道。聪明睿智皆由是出,以此事天飨地。32、存养熟后,泰然行将去。

33、"不愧屋漏",则心安而体舒。

34、心要在腔子里。只外面有些隙罅,便走了。

35、人心常要活,则周流无穷而不滞于一隅。36、明道先生曰:"天地设位,而易行乎其中",只是敬也。敬则无间断。

37、"毋不敬",可以"对越上帝"。38、敬胜百邪。

39、"敬以直内,义以方外",仁也。若以敬直内,则便不直矣。"必有事焉而勿正",则直也。

40、涵养吾一。

41、"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!不舍昼夜。"自汉以来,儒者皆不识此意。此见圣人之心,"纯亦不已"也。纯亦不已,天德也。有天德便可语王道,其要只在慎独。

42、"不有躬,无攸利。"不立己,后虽向好事,犹为化物,不得以天下万物挠己。己立后,自能了当得天下万物。43、伊川先生曰:学者患心虑纷乱,不能宁静,此则天下公病。学者只要立个心,此上头尽有商量。

44、"闲邪则诚自存",不是外面捉一个诚将来存著。今人外面役役于不善,于不善中寻个善来存著,如此则岂有入善之理?只是闲邪则诚自存,故孟子言善皆由内出。只为诚便存,闲邪更著甚工夫?但惟是动容貌,整思虑,则自然生敬。敬只是主一也,主一则既不之东,又不之西,如是则只是中。既不之此,又不之彼,如是则只是内。存此则自然天理明。学者须是将"敬以直内"涵养此意,直内是本。

45、闲邪则固一矣。然主一则不消言闲邪。有以一为难见,不可下工夫,如何?一者无他,只是整齐严肃,则心便一。一则自是无非僻之干。此意但涵养久之,则天理自然明。

46、有言未感时知,何所寓?曰:"则存,舍则亡,出入无时,莫知其乡。"更怎生寻所寓?只是有而已。之之道,"敬以直内"也。

47、敬则自虚静。不可把虚静唤做敬。

48、学者先务,固在心志,然有谓欲屏去闻见知思,则是"绝圣弃智"。有欲屏去思虑,患其纷乱,则须坐禅入定。如明鉴在此,万物毕照,是鉴之常,难为使之不照。人心不能不感万物,难为使之不思虑。若欲免此,惟是心有主。如何为主?敬而已矣。有主则虚,虚谓邪不能入。无主则实,实谓物来夺之。大凡人心不可二用,用于一事,则他事更不能入者,事为之主也。事为之主,尚无思虑纷扰之患。若主于敬,又焉有此患乎?所谓敬者,主一之谓敬。所谓一者,无适之谓一。且欲涵泳主一之义,不一则二三矣。至于不敢欺,不敢慢,尚"不愧于屋漏",皆是敬之事也。

49、"严威俨恪",非敬之道。但致敬须自此入。

50、舜孳孳为善。若未接物,如何为善?只是主于敬,便是为善也。以此观之,圣人之道,不是但默然无言。

51、问:人之燕居,形体怠惰,心不慢,可否?曰:安有箕踞而心不慢者?昔吕与叔六月中来緱氏,闲居中某尝窥之,必见其俨然危坐,可谓敦笃矣。心志须恭敬,但不可令拘迫,拘迫则难久。

52、思虑虽多,果出于正,亦无害否?曰:且如在宗庙则主敬,朝廷主庄,军旅主严,此是也。如发不以时,纷然无度,虽正亦邪。

53、苏季明问:喜怒哀乐未发之前求中,可否?曰:不可。既思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求之,又却是思也。既思即是已发。才发便谓之和,不可谓之中也。

又问:吕学士言当求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,如何?曰:若曰存养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则可,若言求中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则不可。又问:学者于喜怒哀乐发时,固当勉强裁抑。于未发之前当如何用功?曰: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,更怎生求?只平日涵养便是。涵养久,则喜怒哀乐发自中节。曰:当中之时,耳无闻,目无见否?曰:虽耳无闻,目无见,然见闻之理在始得。贤且说静时如何。

曰:谓之无物则不可,然自有知觉处。

曰:既有知觉,却是动也,怎生言静?人说复,其见天地之心,皆以谓至敬能见天地之心,非也。复之卦下面一画,便是动也。安得谓之静?

或曰:莫是于动上求静否?曰:固是。然最难。释氏多言定,圣人便言止。如"为人君,止于仁。为人臣,止于敬"之类是也。《易》之艮言止之义,曰:"艮其止,止其所也。"人多不能止,盖人万物皆备,遇事时各因其心之所重者更互而出,才见得这事重,便有这事出。若能物各付物,便自不出来也。

或曰:先生于喜怒哀乐未发之前,下动字,下静字?曰:谓之静则可,然静中须有物始得。这里便是难处。学者莫若且先理会得敬,能敬则知此矣。

或曰:敬何以用功?曰:莫若主一。

季明曰:昞尝患思虑不定,或思一事未了,他事如麻又生,如何?曰:不可。此不诚之本也。须是能专一时便好。不拘思虑与应事,皆要求一。54、人于梦寐间,亦可以卜自家所学之深浅。如梦寐颠倒,即是心志不定,存不固。

55、问:人心所系著之事果善,夜梦见之,莫不害否?曰:虽是善事,心亦是动。凡事有朕兆入梦者却无害,舍此皆是妄动。人心须要定,使他思时方思,乃是。今人都由心。

曰:心谁使之?曰:以心使心则可。人心自由,便放去也。

56、持其志,无暴其气,内外相养也。

57、问:"出辞气",莫是于言语上用功夫否?曰:须是养乎中,自然言语顺理。若是慎言语不妄发,此却可著力。

58、先生谓绎曰:吾受气甚薄,三十而浸盛,四十五十而后完。今生七十二年矣,校其筋骨,于盛年无损也。

绎曰:先生岂以受气之薄,而厚为保生耶?夫子默然曰:吾以忘生徇欲为深耻。

59、大率把捉不定,皆是不仁。

60、伊川先生曰:致知在所养,养知莫过于"寡欲"二字。

61、心定者,其言重以舒。不定者,其言轻以疾。

62、明道先生曰:人有四百四病,皆不由自家。则是心须教由自家。

63、谢显道从明道先生于扶沟,明道一日谓之曰:尔辈在此相从,只是学颢言语,故其学心口不相应,盍若行之。请问焉。曰:且静坐。

伊川每见人静坐,便叹其善学。64、横渠先生曰:始学之要,当知三月不违,与日月至焉,内外宾主之辨,使心意勉勉循循而不能已。过此几非在我者。65、心清时少,乱时常多。其清时视明听聪,四体不待羁束而自然恭谨。其乱时反是。如此何也?盖用心未熟,客虑多而常心少也。俗之心未去,而实心未完也。人又要得刚,太柔则入于不立。亦有人生无喜怒者,则又要得刚,刚则守得定不回,进道勇敢。载则比他人自是勇处多。

66、戏谑不惟害事,志亦为气所流。不戏谑亦是持气之一端。

67、正心之始,当以己心为严师。凡所动作,则知所惧。如此一二年守得牢固,则自然心正矣。

68、定然后始有光明。若常移易不定,何求光明?《易》大抵以艮为止,止乃光明。故《大学》定而至于能虑,人心多则无由光明。

69、"动静不失其时,其道光明。"学者必时其动静,则其道乃不蔽昧而明白。今人从学之久,不见进长,正以莫识动静。见他人扰扰非关己事,而所修亦废。由圣学观之,冥冥悠悠,以是终身,谓之光明可乎?

70、敦笃虚静者,仁之本。不轻妄,则是敦厚也。无所系阂昏塞,则是虚静也。此难以顿悟。苟知之,须久于道实体之,方知其味。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。

【上一篇】:原文 卷五·克己【回目录】 【下一篇】:原文 卷三·致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