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古代名著 > 近思录 >

卷十二·警戒

卷十二·警戒

1、濂溪先生曰:仲由喜闻过,令名无穷焉。今人有过,不喜人规。如护疾而忌医,宁灭其身而无悟也。噫!

2、伊川先生曰:德善日积,则福禄日臻。德逾于禄,则虽盛而非满。自古隆盛,未有不失道而丧败者。

3、人之于豫乐,心说之故迟迟,遂至于耽恋不能已也。豫之六二,以中正自守。其介如石,其去之速,不俟终日,故贞正而吉也。处豫不可安而久也,久则溺矣。如二,可谓见几而作者也。盖中正,故其守坚,而能辨之早,去之速也。

4、大君致危亡之道非一,而以豫为多。5、圣人为戒,必于方盛之时。方其盛而不知戒,故狃安富则骄侈生,乐舒肆则纲纪坏,忘祸乱则衅孽萌。是以浸,不知乱之至也。

6、复之六三,以躁处动之极,复之频数,而不能固者也。复贵安固。频复频失,不安于复也。复善而屡失,危之道也。圣人开迁善之道。与其复而危其屡失,故云"厉无咎"。不可以频失而戒其复也。频失则为危。屡复何咎?过在失而不在复也。

7、睽极则弗戾而难合,刚极则躁暴而不详,明极则过察而多疑。睽之上九,有六三之正应,实不孤。而其才如此,自睽孤也。如人虽有亲,而多自猜疑,妄生乖离,虽处骨肉亲之间,而常孤独也。

8、解之六三曰:"负且乘,致寇至,贞吝。"传曰:小人而窃盛位,虽勉为正事,而气质卑下,本非在上之物,终可吝也。若能大正,则如何?曰:大正非柔所能为也。若能之,则是化为君子矣。9、益之上九曰:"莫益之,或击之。"传曰:理者天下之至公,利者众人所同欲。苟公其心,不失其正理,则与众同利。无侵于人,人亦欲与之。若切于好利,蔽于自私,求自益以损于人,则人亦与之力争,故莫肯益之而有击夺之者矣。

10、艮之九三曰:"艮其限,列其夤,厉薰心。"传曰:夫止道贵乎得宜。行止不能以时,而定于一。其坚强如此,则处世乖戾,与物睽绝,其危甚矣。人之固止一隅,而举世莫与宜者,则艰蹇忿畏,焚扰其中,岂有安裕之理?"厉薰心",谓不安之势,薰烁其中也。

11、大率以说而动,安有不失正者?

12、男女有尊卑之序,夫妇有倡随之理,此常理也。若徇情肆欲,唯说是动,男牵欲而失其刚,妇狃说而忘其顺,则凶而无所利矣。

13、虽舜之圣,且畏巧言令色。说之惑人易入而可惧也如此。

14、治水,天下之大任也。非其至公之心,能舍己从人,尽天下之议,则不能成其功,岂方命圯族者所能乎?鲧虽九年而功弗成,然其所治,固非他人所及也。惟其功有叙,故其自任益强,弗戾圯类益甚。公议隔而人心离矣。是其恶益显,而功卒不可成也。

15、君子"敬以直内"。微生高所枉虽小,而害则大。

16、人有欲则无刚,刚则不屈于欲。

17、"人之过也,各于其类。"君子常失于厚,小人常失于薄。君子过于,小人伤于忍。

18、明道先生曰:富贵骄人,固不善。学问骄人,害亦不细。

19、人以料事为明,便侵侵入逆诈亿不信去也。

20、人于外物奉身者,事事要好。只有自家一个身与心,却不要好。苟得外面物好时,却不知道自家身与心,却已先不好了。

21、人于天理昏者,是只为嗜欲乱著他。庄子言"其嗜欲深者,其天机浅",此言却最是。22、伊川先生曰:阅机事之久,机心必生。盖方其阅时,心必喜。既喜则如种下种子。

23、疑病者,未有事至时,先有疑端在心。周罗事者,先有周事之端在心。皆病也。

24、较事大小,其弊为枉尺直寻之病。

25、小人小丈夫。不合小了他。本不是恶。26、虽公天下事,若用私意为之,便是私。

27、做官夺人志。

28、骄是气盈,吝是气歉。人若吝时,于财上亦不足,于事上亦不足。凡百事皆不足,必有歉歉之色也。

29、未知道者如醉人,方其醉时,无所不至,及其醒也,莫不愧耻。人之未知学者,自视有为无缺,及既知学,反思前日所为,则骇且惧矣。

30、刑恕云:"一日三检点。"明道先生曰:可哀也哉!其余时理会甚事?盖仿三省之说错了,可见不曾用功,又多逐人面上说一般话。明道责之,刑曰:"无可说。"明道曰:无可说,便不得不说。

31、横渠先生曰:学者舍礼义,则饱食终日,无所猷为。与下民一致,所事不逾衣食之间,燕游之乐尔。

32、郑卫之音悲哀,令人意思留连,又生怠惰之意,从而致骄之心。虽珍玩奇货,其始感人也,亦不如是切,从而生无限嗜好。故孔子曰:"必放之。"亦是圣人经历过,但圣人能不为物所移耳。

33、孟子言反经,特于乡原之后者。以乡原大者不先立,心中初无主,惟是左右看,顺人情,不欲违。一生如此。

【上一篇】: 卷十三·异端【回目录】 【下一篇】:原文 卷十一·教学